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信宜:男子35载赡养婶婶 不是亲儿胜亲儿

来源:公众号 - 编辑:茂名啵小编 -

35年来,他悉心照顾着婶婶,尽管没有血缘关系,也没有赡养义务,却用儿子般的孝心,挚亲守候。一年365天,他天天为年过八旬的婶婶买菜、煲汤、煮饭、添衣……无论刮风下雨,从不停止。35年如一日——这就是信宜市东镇街道坡岭村委会王京腰村郑兴贤每日的生活,他用超越血缘的挚亲演绎了比母子还亲的婶侄情。每逢提起他,邻里乡亲都会竖起大拇指连连称好。 茂名啵http://www.0668bo.com

四代不分家,侄儿待婶如亲娘

近日上午,茂名晚报记者来到王京腰村,一路打听,在一家有院子的人家里见到了郑兴贤。一位老人挑着农耕用具回来了,郑兴贤连忙接过老人手中的农具,扶老人走进家门。

一进屋,老人热情地招呼,笑容十分灿烂。记者打量老人,精神矍铄,带着一顶黄色针织帽,露出的两鬓已经发白,脸上少有皱纹,笑的时候能看到牙齿所剩无几,身上的衣服干净,纽扣都扣得十分整齐。这位老人名叫蔡茂珍,是郑兴贤的婶婶,今年85岁,看上去像是才70多岁的样子。

当问起照顾蔡茂珍原因时,穿着质朴、身板挺直已是62岁的郑兴贤一脸憨厚,一直强调说这是他应该的。蔡茂珍告诉记者,她有点耳背,说话要提高音量才能听到,“我们几代人从未分过家,从我嫁过来时到现在,我们同吃同住同劳动,互相团结从不拌嘴,侄儿侄嫂们待我更甚亲娘,如今侄孙结婚有了孩子,也经常带孩子回来看我。”

郑兴贤回忆,1979年,他选择参军,曾当过7年兵,扛过枪打过仗,1982年退役回到信宜。1983年结婚,就在这一年,49岁的叔叔也就是蔡茂珍的丈夫得病去世。那时候开始,郑兴贤就下定决心,照顾婶婶一家。婚后,他在东镇农场工作,农场给他分配了房子,他就把婶婶和她的女儿接过来一起生活。几年后,他下海创业,跟亲戚朋友借钱买了一辆大货车,做起了运输司机,这一做就是10年。10年后,因为对汽车修理感兴趣,加上有10年的开车经历,他自学汽车修理成才,开了一间汽车修理厂,专修大货车、泥头车等大车,这一开就是20年。期间,婶婶女儿的学费,全部由郑兴贤负担。而这一同住,就是35年。

2008年,郑兴贤和弟弟在老家坡岭建起了房子。三层半的楼房,他一家和婶婶住二楼,弟弟一家住三楼,一楼为公用地方。几年后,因考虑到交通便利等问题,郑兴贤一家选择了在镇上居住。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蔡茂珍不愿再离开老家,选择一个人在老家生活。

一年365天,天天回家看婶婶

说起侄子郑兴贤,蔡茂珍说:“他不是我的儿子,却胜似我的儿子。这几十年来,他们一家不言苦不言累,待我如亲娘般照料。”

“一年365日,侄子日日都会过来探望。”蔡茂珍告诉记者,侄子郑兴贤每天早早地就会给她买好菜送过来。买菜前一晚,他会先打电话问她想吃什么菜。

“我每天一早一定要过来看看才放心。”郑兴贤说,就连刮风下雨,披着雨衣他都会过来,“她患有风湿病,需要经常搽药油,我每天过来都会帮她搽药。”每次蔡茂珍生病时,郑兴贤不敢懈怠。见症状稍轻,郑兴贤就扶着她去看医生,如症状严重,他便请医生来到家中。

郑兴贤告诉记者,婶婶年纪大了,为了安全起见,很久前便安装了楼梯扶手,但最近总说风湿痛,行动不便,准备帮婶婶安排到一楼的房间里住,厨房也挪到一楼来。

蔡茂珍拉着记者的手,感慨万分地说:“侄子的爸爸对我也很好,那时候家里穷,吃不起什么好吃的,但是无论粥饭,只要有一碗就会分我半碗,有两碗就分我一碗。如今,日子越过越好,他们就对我越来越好,侄子的孙子都会喊我晚婆祖了,我心里开心。前几年,我身体好的时候,侄子一家还带我到广西旅游了,只要我想去哪玩,侄子一家都会带我去。”

在郑兴贤老家中,记者看到,洗衣机、电热水器、电磁炉等家用电器一应俱全;几十把塑料椅和几张圆桌子摆在厅角一处,平日全家人聚餐时这些桌椅就会被派上用场。郑兴贤告诉记者,婶婶的女儿不能经常回家探望,照顾婶婶就是他的责任了。

孝心感人,街坊邻里齐称赞

郑兴贤的举动,街坊邻里都看在了眼里,一提到他,邻居们纷纷竖起大拇指。在上午记者一路询问郑兴贤家住哪里时,邻居就都表示“他是个好侄儿,值得全村人学习”。不少邻居都说,每天他都很早就把菜买好送过来给他婶婶,像他这样35年来如一日照顾年迈的婶婶,真是比亲儿子都还亲。

蔡茂珍反映,邻里街坊对她都特别好,菜地的菜经常会拿过来分给她吃,到镇上赶集时也会顺路过来捎上她。受访的邻居说:“蔡阿婆人很好,我平时外出干活,让她帮忙照顾一下孙子,她非常乐意,他们全家人都很热心,对人很友好。”

说起照顾孩子,蔡茂珍说:“侄子一家为我付出了那么多,我却未曾为他家分担过什么,侄子父母过世得早了,他的两个儿子小的时候,我因为要记公分干活,抽不出时间帮忙照看,如今侄孙长大了娶媳妇了,待我像奶奶一样亲,心里其实觉得过意不去。”

如今,郑兴贤已经退休在家,35年来,他很少出远门。“这几天,很多战友提起要去看冰挂,我不想去。要是走开了,婶婶这边就缺少照顾了。她是我亲人,我一直会照顾她。哪怕她以后生活无法自理,我也一定会照顾她,让她不觉孤单安享晚年。”不善表达的郑兴贤坚定地说。

记者临离开的时候,已是中午时分,在两个小时的交谈中,记者感受到的是郑兴贤身上不言苦不言累超越挚亲的守候,感受的是蔡茂珍作为一名八旬老人,家中“儿孙”满堂,“儿孙”孝顺的满足感。

来源:茂名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