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广告

化州吸毒妹的故事:我最好的青春都给了毒品

来源:关注平定公众号 - 编辑:茂名啵小编 -

毒品,一个令人毛骨悚然的名词。它,令多少原本美满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家破人亡;它,令多少原本的百万富翁倾家荡产,债台高筑;它,令多少青年男女走向犯罪的深渊,甚至失去生命。

内容来自茂名啵http://www.0668bo.com

 

近日,小编走进茂名市公安局茂南分局强制隔离戒毒所,一探这个在很多人眼中也许是神秘而好奇的地方,在管教民警的引导下,一名化州藉戒毒人员也向小编敞开了心扉,向小编叙述了她那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阿青(化名),化州人,是个80后,未婚,可是谁又能想到,她竟然已经有15年的吸毒经历,这让她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大很多,有毒品摧残了她的健康的原因,但更多的,可能是这些年以来的经历。不过,阿青却是一个爱笑的姑娘,在我们谈话开始之前,她就在笑,即使谈起了她一些不堪回首的经历,她也是在笑着说的。阿青虽然只有一米五几的个头,但远看的时候还有一点点青春的尾巴,但这已经是阿青第二次戒毒,我们也没有料到,在她身上,她原本应该拥有的美好的青春年华,在鲜花含苞待放的时候,却因为吸毒而早早地凋谢了。阿青低头自嘲:“我最好的青春都给了毒品,好后悔!”



▲管教民警为阿青作心理引导


“遇人不淑,交友不慎。”

 

阿青还在读初二的时候,已经结识了不少社会上的“朋友”,经常跟这些“朋友”玩,从此就变得无心向学,以至于初中还没读完,阿青就干脆辍学了,父母的打骂以及苦口婆心的劝告,令阿青更加反叛,于是连家也不回了,每天跟着那群所谓的“朋友”厮混在一起。那时的阿青,根本无法清晰地去分辨什么是世途险恶,甚至把那些“朋友”当成了比自己父母更亲的“亲人”。在与“朋友”厮混的过程中,阿青看见她们吸食一些白色的粉末,吸完后似乎很享受很刺激,她禁不住“朋友”们的盛情,带着好奇,开始了对刺激的寻求与尝试。也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阿青也被带进了那个被“白色魔鬼”所主宰的世界,那是2002年。

 

“遇人不淑,交友不慎。”阿青是这样微微笑着说的,略带点苦涩,这个淡淡的苦笑却包含了她的无奈。“第一次接触的时候,就是觉得有点剌激,就是在吸毒的时候,可以让人不用去想太多的东西,很舒服,而且那些朋友们都这样。”开始的几次,新鲜感和毒品带来的兴奋作用,迷惑了阿青,加上她身边的环境,让她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接触到的是什么。直到接触毒品之后一个多月的时候,她才开始发现,她,已经对毒品有了强烈的依赖性。

 

阿青虽然读的书不多,但她并不傻,当她发现自己有了毒瘾之后,曾经有过要戒掉的想法。但是毒瘾的强烈依赖性一次次地摧毁了她的意志,每次毒瘾一发作,就把要戒掉的想法抛诸脑后,再一次吸起了毒。

 

话说阿青的家庭,家里有五姐妹,虽不是什么大富之家,但生活也还算不错。由于家里人都极力反对阿青辍学,怕她在外面继续学坏,所以还是想让她继续读书。只是无心向学的阿青,在那群“朋友”的影响下,辍学后就很少回家了,都是在外面疯玩,自从染上了毒瘾之后,也都是在问家里要钱买毒品的时候,才会回家一次,每次都是拿到钱后很快就在毒瘾的驱使下离开了家。

 

吸毒的初期,阿青所需毒资费用还不高,由于家里生活还算不错,阿青可以轻易地拿到够她消耗用的钱。刚开始,每天买一小包“白粉”(海洛因)只需要几十块钱,慢慢地,由于毒瘾加大以及物价上升的原因,最后变成了一天就要吸掉600多元。

 

为了弄钱买毒品,没有收入来源的阿青只能一而再,再而三地问家里拿,但是次数多了,家里发现阿青的不对劲,慢慢的就很难再从家里拿钱。后来,阿青试过打工,向朋友借,实在借不到了就去骗别人弄点钱。为了筹钱买毒品,阿青已经想尽了千方百计,甚至犯罪……阿青的生活,已经完全笼罩在白色魔鬼的阴影之下。

 


 

“我冲了出来,去我妈那里抢钱。”

 

阿青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她有自己设立的底线,但,这只停留在她清醒的时候。有很多吸毒者为了弄到毒资,往往不惜以身试法,踏上违法犯罪的道路。在阿青的“朋友”里,就有人叫过阿青去帮助偷车,但阿青没有去。殊不知,自从染上了毒瘾,就算她不愿意去做犯法的事情,但已身不由己,就像她曾经无数次想过要戒掉海洛因的想法一样,脆弱得不堪一击。

 

家里人知道阿青染上了毒瘾后,并没有放弃她,为了帮助她戒掉毒瘾,有一次,他们把阿青抓回家里,锁在一个房间里,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阿青戒掉毒品。但是没有被严格控制起来的阿青,在毒瘾发作的时候,难以忍受的她失控了,毒瘾让她产生了强烈的暴力倾向,她红着眼将房间里所有可以砸的东西,全都砸成了碎片,再砸开了门锁。

 

“我冲了出来,去我妈那里抢钱。”阿青说完,自嘲地苦笑了几声,又说:“抢到了阿妈的钱之后,买到了毒品,当时我就在想,我一定要戒掉它。”

 

这一次,阿青第一次顶住了毒瘾发作的威力。她想起了自己像个疯子一样,把曾经珍爱过的家砸成了碎片,从妈妈的手里抢钱,她甚至不敢提起妈妈当时脸上的神情,这一切大逆不道的行径,就为了这么一小包海洛因。

 

愧当人子。这大概是阿青当时心里的想法,可是即便是这样,阿青还是没能控制住自己的毒瘾,紧紧地把自己与毒品捆在了一起。
 

“好像低人一等一样。”

 

谈起与她一起厮混的那些“朋友”,阿青充满自备地说,“我们知道自己是吸毒的,所以平时行事都是选择在一些不显眼的阴暗的地方,和普通人格格不入,像我们这种人,和家庭,和社会几乎脱节了,在心理上也感觉好像低人一等一样。”

 

对于近年以来,我国新型毒品的兴起与日益严重的危害,阿青也有自己的看法:“我见过我的朋友吃‘猪肉’(吸毒者给冰毒起的名字),像冰糖一样的东西。好像冰毒这种东西,我觉得它比海洛因危害还要大得多,冰毒吃得多了会变傻变神经,所以我不敢吃,我只用过海洛因。”

 

还有就是“白粉”总是会被毒贩子添加进很多杂质来提高利润,她就经常买到过加面粉的,15年以来,在白粉里添加什么东西的她都见过用过了。而这些杂质,经过注射进身体后,对她的危害并不比毒品差多少。阿青抬起手臂让我们看,只见手臂上留有好几道黑色的血管痕,还有布满了正在慢慢愈合中的针孔疤痕,这就是毒品给她留下的永恒的“礼物”。

“想,当然想!”

 

这一次,阿青的朋友叫她陪着开车上茂名去玩,结果在山阁加油站,就被守候伏击在此的警察给抓往了,但阿青的朋友却趁乱逃脱,只留下了阿青(那个丢下阿青跑掉的朋友,就是吸食冰毒的)。阿青虽然当场没有被查出持有毒品,不过因为尿检检出了毒品残留,被送进了戒毒所。原来,阿青的朋友曾经用过那辆小汽车进行过毒品交易活动,车牌号码已经进入了警方的监控范围,所以一进市区,就被警方发现了。

 

 

这次进来戒毒所已经半年了,经过医生及民警对她从身体与心理上的治疗,阿青目前已经初步摆脱了毒瘾,但身体上还是有毒品的残留,所以还需要继续作进一步的治疗,现在在戒毒所里,每天都按要求按时起床,按时作息,参加一些简单的康复劳动及文娱活动,管教民警也经常与她谈心交流,对她作开导与教育,身体也慢慢开始好了起来。阿青希望这次能够真正把毒瘾戒除,出去后彻底离开那些“朋友”,重新开始新的生活。家里人对于阿青这次的戒毒行为是很支持的,也时常过来戒毒所探视阿青,阿青的父母来探视时曾经对阿青说过,“如果你在戒毒所,我们就还有一个女儿,如果你在外面,我们连你什么时候死都不知道。”这句话给了阿青很大的震动,这一次她也很有决心要戒掉毒瘾。她很后悔自己将人生最宝贵的15年青春丧送在毒品上,没有经历过一个女人应该经历的一切,她语气很认真地说:“当你在吸毒的时候,即使你有机会结婚,你也不会敢去结,即使你有机会去生孩子,你也不敢去生,对吧?费事害人啦,生孩子,生出来就要负责任的啊。”

 

今年33岁的阿青,医生曾经告诉过她,她还有机会去生育,这让她对以后的生活很期待,当问起她还想不想做回一个真正的女人,去结婚组织家庭,去生儿育女,阿青抬起头,向远处望去,然后很认真地回答:“想,当然想!”

 

内容来源|茂名传媒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