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鸥与波涛的相遇

来源:网络整理公众号 - 编辑:茂名啵小编 -

  陈诺走进一中校园,正赶上大课间,学生们从教室里拥出来,笑着闹着。陈诺的心里,跳跃着葱茏的快乐。 茂名啵,茂名微播网http://www.0668bo.com

  试用期前半年,陈诺要跟着带教老师听课学习,通过公开课评比后,才能走上讲台,成为一名真正的教师。陈诺见到带教老师时,着实惊讶了。年级主任说,这是楚青词老师,语文教得很棒,跟着她好好听课吧。陈诺看着眼前似乎比自己还要年轻的纤弱女孩,低下头说,楚老师好。女孩笑了,说,不用喊老师,就叫我青词吧,我刚在学校教了不到两年呢,互相学习吧。

  陈诺在楚青词波光潋滟的甜美笑容里微微有些恍惚。

  陈诺开始跟着青词到教室里听课。看得出来,学生们很喜欢他们的语文老师,看到有陌生人来听课,越发积极地配合,课堂气氛好得超出陈诺的想象。青词出口成章,几乎不用看教案,把两个班的语文课讲得洋洋洒洒。她站在讲台上,秋水一样的眼眸,顾盼神飞。学生们亲切地喊她“小楚老师”。

  青词住在学校的单身教职工公寓。有晚自习的时候,她把作业收上来,直接搬到宿舍批改。翌日清早,陈诺就会去帮着搬作业本。学生们开玩笑说,陈老师兼职语文课代表了。

  陈诺的家就在这个城市,他不必辛苦地早出晚归也可以完成每天的任务。他选择和学生一致的作息时间。陈诺一点也不感觉累,他是真的喜欢上了这样云淡风轻的时光,或许也是喜欢上了陪在一个人身边的感觉。

  青词讲到郑愁予的《错误》时,陈诺和学生们一起陶醉了。看着讲台上的青词,陈诺感觉自己的心也如那诗中的青石街道,正有细碎的马蹄从上面经过——是的,“达达”的马蹄,温柔急促地踩在了陈诺的心上。

  课间,学生们和陈诺凑在一起,聊他们向往的大学生活。陈诺装做无意地问,小楚老师还没结婚吗?班长神秘地说,小楚老师的男朋友原来也在学校当老师,去年考上研究生走了,估计他毕业回来,小楚老师就要做新娘了。大家说,小楚老师名花有主,陈老师来得太晚了。陈诺故作生气地说,你们可不能乱开玩笑啊。

  再看到青词在办公室压低声音接打电话时,陈诺的心里就泛起失落。

  一个晚自习,陈诺坐在最后一排的空椅子上整理公开课的教案。青词在教室里辅导学生,微微地咳嗽起来。下课时,她把两个班的作文本都收上来了。陈诺说,我帮你搬回去。

  正是暮春时节,校园里桐花初放,繁星满天,空气里流转的花香如同潮水拍打着陈诺的心,他多么希望脚下的路可以无限地延伸下去。到宿舍楼口时,青词说,慢点啊,楼道里的灯坏了。刚说完,自己却尖叫了一声,原来是一只猫从楼梯上跳下来,跑开了。陈诺看着眼前胆小的女孩,心里酸楚。他想,青词的男朋友何必要去读研呢?在这里守着她是多大的幸福啊。

  第二天是语文早读课,天色微亮,青词就起来了。她看到自己的屋门把手上绑了个牛皮纸袋,打开来看,里面装的竟是干菊花和冰糖。下楼时,青词发现,楼道的灯是亮着的。那灯已经坏了好久,她不好意思去麻烦别人,只能任它坏着。青词来回摁了几下开关,看着头顶上的小灯明明灭灭,心里充满了感动。已经好久,没有人在这些细节上照顾她了。

  陈诺的公开课讲得很顺利,获得了好评。陈诺抱着一束纯净的矢车菊跑到青词宿舍,专门去谢她。青词一边快乐地把花插进玻璃瓶的清水里,一边说,该我谢谢你呢,菊花、冰糖,还有楼道的灯。陈诺装糊涂说,楚老师在说什么啊。青词指着桌上那个牛皮纸袋说,咱们学校可是封闭式管理,难道是学生逃出去给我买的吗?他们都笑起来。陈诺出神地看着青词,她小小的下巴微微上扬,脸颊上飞扬着花朵般的笑。

  陈诺接了高一的两个班,开始忙碌起来。青词把自己的教案和教学设计借给他看。办公室闲聊时,有老师说,青词,如果没有研究生,你和陈诺还真是一对璧人呢。青词红着脸争辩,心想,年轻的陈诺,应该正在等待崭新的爱情呢。

  青词给男友写了长长的信,投进学校的邮筒。她守着信仰一样的爱情等着他学成归来,而他似乎总是很忙,忙到不再回复短信了。

  陈诺周末在家备完课,总是习惯性地拿出一张照片来看。那是学校组织郊游时,他拍下来的。女生们把山野间的花做成花环戴到青词头上,青词笑容清澈,柔软的黑发随风飘起。

  周一,陈诺到青词宿舍去还教案,看见青词满脸泪痕。她哑着嗓子说,陈诺,他说毕业就回来的,要我乖乖地等着他,我在这里一无所有,他怎么能骗我呢?陈诺的心剧烈地跳动着,他看着哭泣的青词,手足无措。电话响了,青词哽咽地喊着“妈妈”。

你会钟意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