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省​高州​市袁增光犯故意伤害罪案警示录(转载)_茂人啵

广东省​高州​市袁增光犯故意伤害罪案警示录(转载)

来源:公众号 - 编辑:热点追踪 -

公诉机关广东省茂名市人民检察院。 茂名啵http://www.0668bo.com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省略。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2,省略。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袁某2省略。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袁某3,省略。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袁某1,省略。

被告人袁增光,绰号“大豆腐”,男,19**年**月**日生于广东省高州市,汉族,小学文化,农民,户籍所在地:高州市。因涉嫌故意伤害罪,于2010年5月29日被高州市公安局依法刑事拘留,同年6月11日被高州市公安局依法执行逮捕。现押于高州市看守所。

指定辩护人吴燕平,茂名市法律援助处律师。

广东省茂名市人民检察院以茂检公一刑诉[2010]75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袁增光犯故意伤害罪,于2010年11月4日向本院提起公诉。在诉讼过程中,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陈某4、袁某2、袁某3、袁某1向本院提起刑事附带民事诉讼,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审理了本案。广东省茂名市人民检察院指派代理检察员罗文剑、凌云志出庭支持公诉,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2、袁某2、袁某3、被告人袁增光及其指定辩护人吴燕平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广东省茂名市人民检察院指控:

2010年5月29日5时许,因香蕉地地界的问题,被害人袁某4到高州市长坡镇云霄村委会西垌村被告人袁增光家找其理论,而后双方在袁增光家门口空地上发生争吵,继而发生相互扭打。在扭打过程中,袁增光随手拿起附近木砧上的尖刀朝袁某4乱刺,刺伤后将其推落门前6米高的坎坡,最终导致袁某4死亡。经法医鉴定,死者袁某4系被他人用单刃锐器(水某)刺破右颈内静脉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认定上述事实的证据有书证、物证、证人证言、被告人供述和辩解、鉴定结论和现场勘验笔录等。公诉机关据此认为,被告人袁增光无视国家法律,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人死亡,其行为已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提请本院依法判处。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陈某4、袁某2、袁某3、袁某1诉称被告人袁增光的犯罪行为致被害人袁某4死亡,请求判令被告人袁增光赔偿被害人死亡赔偿金127996元、丧葬费20387.5元、被抚养人陈某1、袁某1生活费53126.32元,以上共计211652.42元。

被告人袁增光辩称:被害人先打我跌倒在地,我才打他,我没有推被害人,是被害人自己退着就跌下坎坡,我打电话报警后一直在电话机旁边,没有逃走。

其指定辩护人吴燕平辩称,第一,被告人袁增光有自首情节;第二,被害人存在过错在先;第三,被告人袁增光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请求对被告人袁增光从轻或减轻处罚。

经审理查明:

2010年5月29日5时许,因香蕉地地界的问题,被害人袁某4到高州市长坡镇云霄村委会西垌村被告人袁增光家找其理论,而后双方在袁增光家门口空地上发生争吵,继而发生相互扭打。在扭打过程中,袁增光随手拿起附近木砧上的尖刀朝袁某4乱刺,刺伤后将其推落门前6米高的坎坡,最终导致袁某4死亡。经法医鉴定,死者袁某4系被他人用单刃锐器(水某)刺破右颈内静脉致失血性休克死亡。被告人袁增光作案后,向高州市公安局110电话报警,并在现场等待公安人员。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陈某4、袁某2、袁某3、袁某1诉请求判令被告人袁增光赔偿经济损失,依法有据,应予支持。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经济损失为(按开庭辩论终结时上一年度的赔偿标准计算,即2010度的赔偿标准计算):(1)丧葬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标准,以六个月总额计算。即40775元/年÷2=20387.5元;(2)死亡赔偿金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纯收入标准,按二十年计算。

即6906.93元/年×20=138138.6元;(3)被抚养人袁某1的抚养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计算至十八周岁,抚养期为1年7个月,夫妻各承担1/2。即5019.81元/年×1年7个月÷2=3974.02元。被抚养人陈某1的抚养费,按照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农村居民人均年生活消费支出标准计算。被扶养人无劳动能力又无其他生活来源的,计算二十年。但六十周岁以上的,年龄每增加一岁减少一年;陈某170周岁,按十年计算,即5019.81元/年×10年=50198.1元。以上三项,共计人民币212698.22元。

上述事实,有下列经庭审举证、质证的证据证实。

1、高州市公安局长坡派出所《接受刑事案件登记表》、高州市公安局《立案决定书》,《110警情信息表》,证实公安机关于2010年5月29日5:40接受公民袁某5报案。另:当日6时许,电话号码为678****向110来电称其将对方砍伤。公安机关的《破案经过》,证实本案的立案及侦破经过。

2、高州市公安局出具的被告人袁增光的户籍资料,证实被告人袁增光的身份情况。

3、高州市公安局出具的被害人袁某4的户籍资料,证实被害人袁某4的身份情况。

4、公安机关《现场勘查笔录、现场照片、现场图》,证实案发现场的概貌情况。现场位于高州市长坡镇云宵村委会西垌村袁增光住宅门前。门前陡坡深6.6米,尸体左侧腰部处插有单刃刀具一把。

5、现场勘验检查提取痕迹、物证登记表,证实现场尸体身上提取刀具1把,从现场地面及刀具提取血迹多处,在屋厅椅子上提取毛巾门2条,住宅门前地面上提取石头1块,从厨房竹竿处提取(沾附有血迹的)衫1件,从屋厅地面提取门柱1截,从住宅门前陡坡提取(拍照)擦痕2处。

6、高州市公安局高公刑技法尸字第50号《法医学尸体检验鉴定书》。结论:死者袁某4系被他人用单刃锐器(水某)刺破右颈内静脉致失血性休克死亡。

7、广东省公安厅刑事技术中心法医学DNA检验鉴定书粤公刑鉴DNA字06081-1号,结论:A、现场三处提取的血迹、现场带血女上衣上的血迹、凶器刀具上的血迹与被害人袁某4的血纱检材的基因分型一致。B、被告人袁增光左手、右手右脚、及底裤上的血迹与被告人袁增光的血纱检材基因分型一致。

8、证人袁某5证言证实:2010年5月29日5时50分许,我从陈坑小学回到西垌村,我儿媳妇张某对我说,袁增光的妻子周某叫她报警,说是打死人,我马上来到大哥袁增明家用号码是678×××3的电话报警,然后和袁某4的侄子袁某2文到我屋后背,见到袁某4俯卧在地,地上很多血,身边有一把尖刀,袁某4在地上一动也不动。很快,长坡医院和长坡派出所的人到了,医生检查后说袁某4没气了救不活了。袁增光平时很霸气,老爱占别人便宜,别人说他几句,他就喊打喊杀,所以村里的人都很讨厌他,袁增光有一块香蕉地和袁某4的地相连,袁增光常常把两块地中间的地界往袁某4这边移,两人也因此闹过很多矛盾,经村委会调解无效,袁某4为人很老实,在村里从来很少和别人争吵,就是因为地界的事和袁增光闹过矛盾。

9、证人周某(被告人袁增光的妻子)证言证实:2010年5月29日5时许,正在家中睡觉时听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袁某4喊:“增光,你出来!增光你个大豆腐的,我就不信西垌村你就是霸王了。”袁增光起来了,双方为田基的事对骂起来,我走到门边往外看,袁增光站在里侧,袁某4站在外侧,地上洒有几滩血,这时,位于里侧的袁增光往站在外侧的袁某4用手猛一推,袁某4就跌落门前坎坡下了。我叫袁增光报警,袁增光回到屋拔电话报警,我见袁增光身上沾满血就叫袁增光到厨房处,我用毛巾和水将其身上血擦掉,我又走到门口喊:“亚爹(增明)、亚清(增强的媳妇),快叫救护车,增光将忠宝打倒了”袁增明说:“已打通了”我害怕极了,一心想离开家,于是我步行出公路搭班车到深镇镇上村外家(母亲)处。因我家位于过龙附近的乐窝香蕉地与袁某4家的相连,袁某4说我丈夫袁增光故意将田基位置改变并造成排水阻塞影响其而引走争执。

10、证人卢某证言证实:袁增光家在我丈夫家的上方,2010年5月29日5时31分,我听到一个男子在叫喊:“增光,快开门出来,你将我的地挖成这样,你不开门,我就劈开你道门”,接着几分钟我没听见有谁开门出来应答,因当时该男子叫喊非常大声,附近狗也吠了,我看手机是5时31分,过了几分钟就听见打架声,我没听见他们争吵,后来听见急促的喘气声,以及交杂很乱的脚步声,他们打架大概一分钟便静下来,两分钟后听见一个男子叫:“增强、增强”不久一个妇人声叫:“阿某、亚清,快打电话”,又听一女人声又哭又喊:“老公、我好怕啊”一男子跌下我窗外泥地上,但他跌下来的声音没听见,过了几分钟,的听见他喘了一声很大气声“哈”后便没声了。我不认识他们双方,我是年初登记结婚后出广州打工,最近才回我丈夫家,只知道死者死在窗处的泥地上。

11、证人张某证言证实:2010年5月29日5时45分,我家左后背屋的袁增光的妻子周某叫我讲救命,杀死人了,叫我快打电话报警,我即用家的电话(678****)拔打110,约6点钟,长坡卫生院救护车来到,医生检查后说袁某4已死亡。

12、证人陈某3证言证实:2010年5月29日6时许,我家的小狗在楼顶狂吠,我走上楼顶听到邻居袁某4说:“你不信就与我一起去看看田埂”,又听到袁增光说:“不是你就是我”,我下楼后才得知袁某4死了。袁增光是一个很蛮霸道的人,老是侵占霸用他人的土地,据村人说,袁某4位于过龙的田坡袁增光侵蚀了一部分,也许这是发生争吵的原因。

13、证人袁某6证言证实:2010年5月29日5时50分许,我听到袁某4叫袁增光走来去看看田基,约过一分钟后,我又听到忠宝说:“我叫你去看田基,你拿刀来干什么。”过了一分钟,我听到一声重物从高空坠落的响声,接着到袁某4连叫三声:“增强、增强、增强”就听不到声音了。三分钟后,周某叫大家帮手打电话去报警。袁增光平进比较犟好斗,强占周围的土地,边分的责任田田基也往别人的田基侵占,经常与村或邻居争吵。

14、证人彭某(高州市长坡镇医院医生)证言证实:2010年5月29日近6时许,我接到一急救电话:“长坡镇云宵西垌村有人跌落屋背”,于是医院司机开急救车搭着我赶到现场,见一男子俯卧在屋背的水坑处头及颈部的地面有一大滩血,男子左侧有一刀,经我诊断,该男子已没有生命体征了。我对现场的人及家属告知该男子已临床死亡,后搭着救护车返回了。

15、证人袁某2文证言证实:2010年5月29日6时许,袁某5来到我家对我说快救忠宝,忠宝被袁增光推跌落我家屋背了,我就快步走到袁某5与袁增盛家间的巷里见到袁某4俯卧在地上,地上有很多血,一动不动。

16、被告人袁增光供述和辩解:2010年5月29日5时许,我正在家中小边的房间睡觉,妻子周某在家中大边的房间睡觉。这时传来一阵叫声及敲门声,我从声音中辩认出是同村袁某4的声音。我还未来得及起床开门就听到对方用东西打我家大门声,对方并像已打开了大门,我顾不得穿长衣长裤,仅穿一条短裤头,赤着上身起床了。我发现门已被子打得半开半掩状态。袁某4站在门口就骂:“你家的田已被你弄塞水管,排污水入田的了,现你又挖我田的(界线)泥,我不收拾你都不行了。”我回答:“我挖的是沙不是泥。”我边回答边走到门口与袁某4面对面站着理论了起来。突然,袁某4用手拉着我的左手往门外用力一拉,紧接着用力一送,我跌倒在门口的地上。跟着袁某4又上前想打我。

我火了,看到旁边地上木砧上放着一把尖刀。我随手拿起尖刀就往袁某4身上刺去,由于我当时是跌坐在地上的,第一刀就刺中了对方的大腿位置,袁某4被刺中后还用手打我。我边站起来边用手中的刀往袁某4的身上乱刺,他见我站了起来并用刀刺,他就一边用手挡刀,一边往后退。袁某4后退一步,我又紧迫上前,几步后,我就看见袁某4身上流了很多血了。我毫不理会,继续右手持刀刺对方的背部。由于对方身子是往后动的,我可以肯定是刺中对方的背部的,但是否刺中其他部位,我没太留意。如此他退后,我持刀迫上就刺,他退着退着就站在我家与前排邻居袁某5屋之间形成的坎坡的边沿上了。此时,我已失去了理智了。面对着面朝着的且站在约五米高坎坡边沿的袁某4的腋部就是一刀猛刺去。刺中后,我松开了持刀的右手。这时,我背后响起妻子周某的喊声:“不要打了。”我毫不理会,用手往对方身子一推,袁某4连人带刀跌落坎坡下面了。我见这样呆了,害怕得不知如何是好。

这时,站在门口的妻子叫我报警。我有点清醒了,就回到妻子周某平时睡的房间拿电话打110报警,并拔了120。周某在旁站着,由于我当时处慌乱状态。我对电话里说得有点语无伦次,是否能有效报了警不清楚。周某又跑出门口喊:“亚爹、亚清、增光打倒人了快帮我报警。”接着我和妻子到了厨房处由其用毛巾和水帮我擦拭身上的血,我拿来长裤穿好,穿好衣服,我想着逃跑,吃农药的,但都没实施,因为我认为科技发达了,走到哪都没用处的,于是我干脆坐在家中等候处理。我的鼻子不知何时受了伤并流着血。我报警电话是我家的固定电话,号码省略。

被告人袁增光对作案工具尖刀、取刀地点木砧处、擦拭血迹的毛巾、作案现场的照片进行辨认确认属实。

另,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当庭提交举证如下证据: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的居民户口簿,证明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和被害人的关系。

以上证据,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被告人袁增光无视国家法律,因邻里纠纷,持刀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死亡,其行为已构成故意伤害罪。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袁增光犯罪事实属实,罪名成立,应依法惩处。

被告人袁增光辩称其没有推被害人下坎坡,与其曾在侦查机关的供述、现场勘查情况不符。其辩护人辩称被害人存在过错在先,查无实据。辩称被告人的行为属于防卫过当,经查,被告人持刀对手里没持任何工具的被害人猛刺,不存在防卫客观条件,其对被害人实施的故意伤害行为没有防卫的性质,不属防卫过当,该辩护意见,不予采纳。辩护人辩称被告人袁增光有自首情节,经查属实,依法应当对被告人袁增光从轻处罚。

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请求判令被告人袁增光赔偿经济损失,依法有据,应予支持。赔偿数额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确定。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五十七条、第三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告人袁增光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二、被告人袁增光赔偿给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陈某1、陈青、袁某2、袁某3、袁某1被害人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抚养人的抚养费共计人民币212698.22元。赔偿款限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后30日内付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