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nhub女性翻译:女生平均看片时长比男生多 23 秒。_茂人啵

Pornhub女性翻译:女生平均看片时长比男生多 23 秒。

来源:网络整理公众号 - 编辑:茂名啵小编 -


http://www.0668bo.com

编按

你没看错。


今晚想要分享的,是一个发生在最大的成人网站 Pornhub (以下简称 P 站)上的故事。


故事的主人公,是一位叫斯嘉丽的女生。

大约几个月前,我从朋友圈了解到她正在 P 站上从事着一份中文翻译的志愿工作。任务是将原本的英文标题,翻译成更有趣的中文,以便让更多人领略到当中的真意。

或许你和曾经的我一样,觉得这应该是一段猎奇大于一切的经历。但通过斯嘉丽,我去往的却是另一个专业传神,也更宽广自由的新世界。



与斯嘉丽接触前,我试想过她可能是一位经历很不同的朋友。

然而,这位愿慷慨分享在成人网站做中文翻译的女孩,其实也成长于较为传统的教育环境。

大学时,专业主修为英语的斯嘉丽选择了翻译作为自己的方向。当时,她正在北方一个滨海城市里上学。

「我很喜欢一门叫做英美文学的课。可惜的是,只要一涉及到文学作品中性的描写,老师便点到为止不再展开。尽管我们都很希望展开讲讲,但基本都会被一句“这不是考点”而带过。」

遮掩的态度,反而更让斯嘉丽好奇这些被禁止的作品。

那段时间,她阅读《查泰莱夫人的情人》,跟朋友讨论不顾阶级道德的爱,也爱看伍尔夫的传记,感受生命的敏感与脆弱。

「虽然道德伦理上确实存在争议,但在写作功底与情节构思上不容置疑这是很好的作品。」


在此之前,斯嘉丽一直没什么所谓的性启蒙作品。对「成人网站」的了解,也都停留在初高中上网时无意弹出的小广告上。

除了在文学中体会「性」的丰富,一位朋友也为她带来了全新的认识。

「有天我们一起在校园里散步,他很自然就聊起了前几天看的一部日本 AV。」

在静音播放的情况下,朋友边走边跟她介绍着。

抛开女主漂亮的脸蛋,片子里双方满怀爱意,整个过程中前戏也特别绵长。

「它与我想象中粗暴直接的成人片截然不同,双方的配合度高,摄影与灯光也很不错。」

这次之后,斯嘉丽对成人片的看法有了改变。同时,她也渐渐有了一套衡量一部成人片是否合格的标准:

重要前提是拍摄双方自愿分享,其次是整个过程中要有爱意,能够给人两情相悦的感觉。

而这样的认知,为她之后的工作埋下了伏笔。


斯嘉丽形容自己性格内向慢热,不少人看到她的第一印象可能都是:这是一位看上去很文静的女生。

但建立起信任感之后,她又变得无话不谈。在气氛合适的情况下,偶尔也会开开车。

每到这时,朋友们都惊叹:原来她也能是这种人。

尽管已初尝「成人片」的美好,但在斯嘉丽的认知里,世界上最大的成人网站「Pornhub」,尚处于一片模糊的阶段。

「那时我在一些论坛上看到很多人讨论它,但都比较隐蔽。可不少文创产品都沿用了 P 站的视觉设计,那些大色块、大 logo 足以让人过目不忘。」

直到出国后,斯嘉丽才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下登陆了它。

比起充斥着澳门线上赌场的某些网站,P 站在界面设计上显得有格调得多。

在丰富的内容背后,这也并不是一个仅围绕着「色」与「情」的制造机器,而更像一个有原则底线、且不缺自由开放的平台。

抛开谁都可以上载内容的准入门槛外,一些涉及「儿童」、「未成年」、「人兽」的内容是被禁止出现的。

而在审美上,「完美的body」也不再成为衡量内容优劣的决定因素。比如,分类中便设立着十分脱俗的「大号美女专区」。


就像 CK 选择找一个黑人大码模特,蕾哈娜的个人品牌 Fenty 钦点发福身材的男性担任内裤时尚模特一样。在 P 站,审美也变得多元起来,少女感、白幼瘦、绿茶风都不再作为成人片的标准。


包罗万象的索引整合,让斯嘉丽感到自由。

就仿佛,无论你是谁,有什么癖好,都可以在这里找到自己的最爱。



对学业任务很繁重的斯嘉丽来说,在海外疫情爆发之前,她一直处在很忙碌的状态中。

「原本我在英国上一年制的传播学硕士,课业很紧。3 月停课后,突然有了大把可支配的时间。但彻底放空下来后,又必须要学会给自己加压,找点事情做。」

当时,一篇叫做「在世界最大成人网站 P 站做翻译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的文章恰巧被斯嘉丽留意到。

文章作者 Danny,曾是一位雅思老师。但现在,他已有了另一个新身份。

为了让全球用户都能以母语享受最好的成人网站,P 站曾在 19 年 4 月公开招募过一名简体中文领域的翻译员。

该岗位属于兼职,没有 KPI 考核,每周的工作时长也被规定不得超过 15 小时。

Danny ,便是这位被录取的人士。在个人公众号上,他详细介绍了自己的背景及工作体验。

尽管是兼职,但他已累计翻译了近 8000 条内容,大约 100K 的词。热情与勤奋,能为他带来每月 8000 元人民币左右的收入。

比起工作量上的成就,让斯嘉丽感到鼓舞的,显然还是 Danny 老师的翻译理念。

「在他的描述里,你可以看出优秀的写作技巧绝对比单纯的翻译更具有创造力。」

比如:在翻译「 Orgasm-giver」这个词时,便可尝试译成更有趣的「弄“潮”儿」。



为了更好地理解一些缩略词汇,Danny 拒绝使用翻译软件。他时常要请教身边的外国朋友,查询俚语词典来搞懂同一词汇在不同英语语境中的意思。

在翻译的过程中,对人的尊重也没有缺席。

这是很珍贵特别的地方,比如:

「Shemale 」可以是「人妖」的意思,但考虑到「人妖」是一个充满着强烈翻译暗示的词,Danny 便会避免,转而用「扶他」来代替。(*日文中,「扶他」代表同时拥有男女性徵的人。

对斯嘉丽来说,Danny 老师身上所秉持的译者素养,是她所认可及尊敬的。

尽管 P 站已不再提供有酬岗位,但仍招募着一些翻译志愿者。

怀着想要成为一名 P 站中文翻译的初衷,斯嘉丽联系到了 Danny ,表明了自己的来意。

「他给我发来了指导,我通过他的介绍一步一步注册,不到半小时就走完了流程。」

想通过申请,除了要写一段自我介绍外,还得完成两道测试:一是,需写一段对于网站的理解;二是,要尝试将不同类型片子的英文标题进行翻译。

比起学术背景, P 站显然也更关心翻译者能否有自己的特色。幸运的是,前辈 Danny 十分热心仔细,他提醒斯嘉丽忽略翻译了标题中「素人自制」的单词。

在提交完测试题后的两天内,斯嘉丽正式成为了一名「P 站上的中文翻译。」


由于是志愿者,斯嘉丽在 P 站的翻译工作无法得到薪水。唯一的报酬,或许就是当翻译量达到前 10 或其他名次时,可获赠相应时长的 P 站付费会员。

刚开始,每次的翻译都要花费斯嘉丽较长的时间。拿捏不准时,她会请教身边一些性经验较为丰富的朋友。

那时,她很喜欢古风翻译。

「男根口中含,藕断且丝连。凝脂笑盈盈,情长意绵绵。」正是斯嘉丽提交的第一个作品。

随着实践的增多,她却发现 P 站的受众并不那么喜欢这种高中文言文式的风格。

「首先语文水平可能没那么高,其次大家来这里是寻求快乐和放松的。如果设立了过高的文化门槛,看得人也自然少了。」

她转而换了方向,用一个充满着都市意味的「巴黎情未了」来包装了一整套素人自制合集。


初初开始工作时,面对需要翻译的素材,斯嘉丽不知道它们可以被点开观看。

「我会根据边上那段英文介绍来进行翻译。但到第 11 条时,我发现片子都是可以看的。」

随着翻译条数的增加,对于一些成人片,斯嘉丽却渐感失落。

「尽管很多片子都有一个张扬粗狂的英文原标,但实际上,我发现里面的内容平平无奇,根本不像标题说得那样奔放。」

为了能与同行有更多的交流切磋,斯嘉丽申请加入了一个 P 站中文译者的社群。

「一开始我以为里面的朋友会经常开车,但其实他们都在很认真地交流学术。比如有次,某个男男体位不知该如何翻译,在讨论后便找到了一个出自《金梅瓶》的词来对照。」

这个小社群有 80 人左右,男生占到了多数。不同的生理性别,也带来了不同的翻译风格。

相比之下,女生在翻译的过程中更少追求单纯的感官刺激,她们不太会用某个镜头与动作去给观众造成先入为主的感觉。



斯嘉丽举了几个例子,「比如“ BDSM Nightmare",有女孩把它翻译成了“调教了一场梦,醒了还是很感动。”又比如“Quick cum,pussy so tight”被翻译成了“时间和我都很紧。”」

女生们趣味十足的想象力,让 P 站中文版变得灵动起来。

而根据 P 站发布的「2019 年终总结报告」显示:

实际上女性访客数已占到了全球总访客量的 32%。更有趣的是,在用户平均观看时长上,女性比男性还要长上 23 秒。

「越来越多的女孩也开始看片了,但不少成人片其实都是从男性视角出发的,也充满着对女性的物化。」

女性翻译的加入,恰好能多少在标题上先满足到这种需求趋势。而拍给女孩们看的成人片,也还可以更多。


当不同的生理需求被看到之后,成人网站乃至主流色情片机制,或许也将发生改变。


在一些人看来,这份 P 站中文翻译工作或许代表着猎奇与快乐。但身在其中,斯嘉丽有自己的思考。

「它帮我打开了更丰富的表达世界,作为一个女生,我为自己感到骄傲。」

同时,这也见证着斯嘉丽慢慢探索自我的过程。

她曾希望能够量化「翻译数」,以在每月都能达到较为可观的产出。为此,也试过自己制定 KPI,并且在每周六都抽出一整个下午的时间来进行翻译。

但成人片毕竟不能当作“正餐”来吃。

「我突然就很理解“鉴黄师”的痛苦了,因为看多了之后心理上真的会产生强烈的疲乏感。」

斯嘉丽查过三次全球的翻译排名。而冠军榜单上那些能够月产千条的翻译家,确实也与她隔着遥远的距离。

但毫无疑问的是,她会一直将这份工作进行下去。

前段时间,整整 15 个月没回国的斯嘉丽,也与许久未见的妈妈分享了自己正在做的事。

「我先跟妈妈介绍了一遍 P 站的背景,告诉她选人是有门槛的。其次,也把 P 站在疫情期间做的好事告诉了她。比如,这个日活约 1.3 亿的网站,愿意无偿给一些中小企业提供广告位来共渡难关。」

原本认为这个行业都很不正经的妈妈,才渐渐意识到在这欲望工业背后,其实也讲求着人情与良心。

在采访的最后,我问斯嘉丽这份工作有否有为她带来了一些观念上的转变。

她说,在成为 P 站的中文翻译后,自己似乎变得愈发包容了。

「因为要翻译,我接触了很多片子,领域了不同的身体及更多性向的结合。其实男性未必就是雄伟,女性也不再只是依附。而我,也学会了尊重每一种选择。」

在成人片的世界之外,,但愿那些曾被我们小心收藏起来的性趣,都有被温柔实现的一天。




这是我们推出的新栏目「未收录职业」的第一期,也是我作为专栏作者,写的第一篇文章。

之所以叫「未收录职业」,并不是指社会上不存在这些职业,更多还是我们的观念与概念里,或许并没有收录此类职业。

如你所阅,我们曾经采访过脱口秀演员,艾防医务社工、便利店店员...这些职业经历或无人知晓或未被关心。但无疑问的是,他们就像这个平凡世界里的更多切面,有了他们,一切才变得立体起来。

所以,如果你正从事着一份特别的职业,或有这方面的经历与故事想分享,都欢迎发送邮件至rangozhu@whatyouneed.cc 。如果一切合适,我会想请你喝一杯,然后好好聊聊。

谢谢你读到这里,下期再见。



你会钟意下面的文章? You'll like the following article.